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用户名:  密  码:
您的位置: 首页 > 作品展示 > 文学艺术
订书热线:010-57273434  
点击查看大图

作    品:《兴垦集》
作    者:范为常
作者简介:暂无!

详细说明

自   序

    按照通常的作法,出版一本书,总要恭请名人或者官阶较高者写个序,我本来也想这么做。但后一想,一个退休的平头百姓,又不是学问大家,把自己的拙文搞个集子,就是想给自己留点儿“念想”,并无功利之图,为什么非要请人作序呢?会不会有点“拉大旗作虎皮”之嫌呢?这么一想,自个儿都觉得汗颜了。于是决定自己写几句。
    前不久,又翻出了过去出版的旧著,序言的作者均是我非常尊敬的人,但他们都已作古。一位是赵清景同志,是农垦的老领导;另一位是熊映梧,是我的大学老师。我想,不如把他们为我作品而写的旧序作为代序,也是表达我对他们的思念之情吧。
    本集子冠以“兴垦”二字,原因有二:第一,辑录的绝大多数文章都是研究农垦发展与改革的,振兴农垦是写作的主旨;第二,本人自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投身于农垦建设的行列,再也没有脱离过这条战线,在农垦服务43年之久(包括退休后又服务的3年),这一辈子干的就是农垦的事。故曰“兴垦集”。
    4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,印象深、感悟多的时光还属在北大荒的那一段。40多年前的北大荒,还是很荒凉的。记得我在农场总局工作时,曾读过大作家聂绀弩(曾被打成“右派”,并遣送到北大荒“劳动改造”)写过的一首《北大荒歌》,印象极深,开头的第一和第二段写得真好,不妨在此录下:“北大荒,天苍苍,地茫茫,一片衰草和苇塘。苇草青,苇草黄,生者死,死者烂,肥土壤,为下代,作食粮。何物空中飞,蚊虫苍蝇,蠛蠓牛虻;何物水中爬,小脚蛇,哈士蟆,肉蚂蝗。山中霸主熊和虎,原上英雄豺与狼。烂草污泥真乐土,毒虫猛兽美家乡。谁来酣睡以榻旁,须见一日之短长。” “大烟儿炮,谁敢当?天低昂,雪飞扬,风颠狂。无昼夜,迷八方。雉不能飞,狍不能走,熊不出洞,野无虎狼。酣战玉龙披甲苦,图南鹏鸟振翼忙。天地末日情何异,冰河时代味再尝,一年四季冬最长。”每当我读着读着,脑子里总会浮现多年的许多场景。在北大荒生活和工作,首先要面对和处理的是人和自然的关系。我们这一代人的坚毅、负重,就是那个蹇乖多难的时代和艰难困苦的环境赐予我们的唯一礼物。
    我以“知青”的身份进入农垦建设者的队伍,虽有一定的偶然性,但离开垦区后又以公务员的身份第二次进垦区,这肯定就不是偶然了,而且期间有离开农垦的多次机会,但最终还是在农垦战线干到退休,这一定是与农垦有缘了。我不敢说自己是忠诚的农垦战士,但我敢说自己是勤奋的农垦人。这本集子里的文字,作为一种记录,既是我对农垦认识的痕迹,也是我试图用智慧和专业破解农垦未知的心得。
    我曾经非常渴望做学问,后来我醒悟了,自己不可能成为学问家。当代大儒梁漱溟说过,“学问贵能得要”,就是说做研究必须要有自己的心得与体会,要有自己的体系。用这个标准来看自己的东西,是称不上“学问”二字的。因为自己的心智和悟性都不够,拿不出独树一帜、自成一体的东西,多数情况是在“诠释”世界。但即便如此,我也把读书、研究、写作当成一种乐趣,看到自己写的东西变成了铅字的东西面世,并且能在经济类或农经类的核心期刊上发表,很有几分成就感的。我对自己的研究能力和作品的评价是:我虽在堆积材料和案例,长于实证研究,但也不时会闪烁出思想的火花、异质的思维和创造精神;我虽然没有突破常规地去写作经济论文,基本上囿于定性、定位和定量的枯燥分析与归纳,但时而也会有感而发,流露出对守旧观念的批判和对新生事物的期许与热忱。这就是我为什么还敢于把自己都认为称不上“学问”的文字汇集成一本书的原因。

壬辰年秋分

客服电话:010-57273434/010-57273435  
  地址:北京朝阳区汤立路218号明天生活馆201  本站关键字:老人出书 出书流程
CopyRight © 2010-2012 LRCHUSHU.COM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ABOUT US | CONTACT US | Feedback
法律顾问:北京市振邦律师事务所 曹律师

在线客服
王编辑
王编辑
张编辑
张编辑
郝编辑
郝编辑
张编辑
张编辑